翻页 ? 夜间
笔迷楼 > 归向 > 22.2 搞团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迷楼] https://www.bimilo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4月2号夜间。

????在临时野战基地中,炽白见到了融紫卡以及几十位融家家族派来的士官,他们在几十天前是融家匹配给炽白做军团长的嫡系。

????然而在几十天前,刚刚大起义的时候,炽白知道自己的权威不足以让他们跟着自己造反,故暂时放置了他们。

????但是现在,炽白觉得能拉他们入伙了。

????在见到这群年轻人后。

????炽白心里偷乐道:“我都把崤山给打下来了,崤山那边的人都宣布和我合作了,你们现在就是跑回去融家,融家那边还能信你们吗?与其跑回去受监控,还不如跟我干吧。”

????眼下这个时间段正是秩序军急需要扩张的时候,炽白要人,连崤山要塞的士官们都可以吸纳,这群融氏弟子当然也可以吸纳。

????……

????但是眼下见面的时候,还是出现了一些意外的小插曲。

????炽白作为秩序军的统帅,此时身边是有士官们陪同的。

????这紧紧跟随着炽白的十五位战兵牢牢地护住了炽白,以防着敌人的态度。防着融紫卡等人。其实不全是保护炽白的意思,一股浓厚的排挤意味。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现在炽白身边的士兵,是邯民城地方上军队体系中的子弟。在几十天前他们面对上层空降的这些子弟,并不敢多说什么,即使遭到这些嫡系子弟轻蔑的目光也会忍气吞声。

????然而现在,打了几场战斗,野战灭掉十余个移动基地后,这些士兵们在看待这些来自上层,没有经过作战的嫡系时,眼神中就带着一些挑衅和防范的目光了。

????看到身边的士兵如此作态。

????炽白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团体派系思维,这是个人威望领导团队的军头思想模式的依旧残留(在秩序军中)。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能把“效忠上级”的封建概念,变成“服从组织安排”的现代观念呢?”

????……

????说到底还是炽白威望太高了,炽白本身就是组织的缔造者,现在更是推动了组织在变革战争中的成长,以至于组织各个部分成员总不自觉地依托炽白的威望来凝聚。

????而一个人身边总有各种各样的关系,例如学生关系,工作关系,亲戚关系,在当权者的身边,派系往往是按照和当权者的关系类别形成的。有的人甚至会投其所好特地和领导保持相同的爱好,拉关系!

????军队这边还算单纯,社商组政务那边才是山头主义的重灾区,有韩义、苏陇从商务学院出身的经济派系(炽白的同学关系),有从北方工业集团的工人组织中提拔的技术派系(工业兴趣关系),以及马上太云那边朝明家、苏家的一些成员会让政务体系内萌生的精英派系(炽白与他们同为上层精英的关系)。

????什么,大清洗?这要大清洗,炽白就得称孤道寡了。

????而且眼下的问题不是要除掉那些人,而是亟待让新思想存在,亟待组织纪律制度的权威能够大过任何一个人(包括炽白自己)的个人权威。

????炽白的个人威望还会越来越大。因为当下炽白要继续主导大变革,必然会直接影响每个人的发展前途。

????现在炽白能做的,只是不把自己的权威渗透到生杀大权上。

????……

????眼下,察觉到了人员矛盾。

????炽白扭头对身后的队伍吩咐道:“第三组和第二组外面警戒,你带着笔记本做会议录。”面对大眼瞪小眼的两拨人,炽白选择支开现在表现得比较强势的老牌军事派系。

????这些身后的战兵听到这个命令,有些不情愿,眼神相互交流了一秒后。

????朝明紫馨立刻凑过来说道:“上者,他们人多,按照警卫制度——”

????这里的“他们”是指着融紫卡他们。而这句话别有用心,几乎就是指着这些融氏的嫡系鼻子说“他们不忠诚、不可靠。”

????融紫卡等人听到这句话勃然色变。一个个眼神喷火,恨不得撕碎了朝明紫馨这个女人。

????炽白斥责道:“你在说什么?自己去禁闭室领三天禁闭。”

????炽白手指了另一个人,来做会议笔录。

????炽白走进了基地的大厅走道,看着后面没有人跟上,发现那些老资格的战兵们正在和融紫卡他们瞪着眼神,两边的人咧着嘴,用唇语咒骂(没有出声)。

????炽白停下了脚步,再次警告道:“不要搞小动作。”

????当两个小组都离开。

????炽白单手捂了捂脑门,嘀咕道:“怎么都变皮了,谁教的?”

????……

????这次来找融紫卡他们的同时,也是准备与千川派过来的代表进行一次双方对话。

????现在炽白领着融紫卡这些士官们参加这场回话,也就是有当着千川高层的面来挖人的意思。

????一行人走进通讯大厅后,炽白看着投影器,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捏着自己的脸蛋。做了一个表情,然后对身后的人问道:“我这个表情惨吗?”

????场面宕机。

????炽白疑惑的问道:“你们对长辈要糖吃,不卖惨吗?”

????融紫卡小心提示:“这次来的是融雪凝大人。”

????炽白:“安啦,安啦,我知道。我的监护人啦,因为她来,才要卖惨,对别人哭惨没用。”随后低声补充道:“融家让她来是想用人情往来,那么只能卖惨弄回去。”

????当融紫卡还正在思考炽白说的“卖惨”是什么词时。

????电子投影打开了。融雪凝的通讯投影出现在现场,今天的她一身常服,但是却正襟危坐,一幅立场分明的作态。

????她首先是冷眼看着炽白,随后扫视在场众多人。

????而炽白则是二话不说,直接单膝跪地,用纯白无辜且害怕的姿态,嚷嚷道:“融姨,我总算听到你消息了,您最近可好?我惹祸了,这两天紧张得睡不着觉。”

????场面一片安静。融紫卡看着投影前的炽白,足足愣了数秒,脑海中不由自主冒出一个字——“萌”。

????而大厅中。

????所有人似乎都能听到融雪凝深呼吸,努力调节气量的声音。

????融雪凝脸上抽动着挤出了微笑:“你睡不着?呵呵,我的圣长城大人,你可真能干啊!”

????炽白苦着脸,絮絮叨叨地掰手指道:“逼不得已,逼不得已,都怪我,我不该招惹叶家,我就不该抄那个赌场,如果我不惹那个赌场,也就不给他们落下话柄,如果我不落下话柄,我也就不为产业担心,如果我不为产业担心——”

????融雪凝犹如炸雷一样断喝到:“够了!”

????三米高的投影,手指指向了炽白的头,压制不住脾气骂道:“你在胡闹出天大的祸事,现在又在胡说八道。”

????炽白用最怂的语气道:“我没胡说,一切都是意外。”然后嘟嚷补充道:“都是叶家惹我。”

????“噗嗤”左边的书记官低着头,炽白用恶狠狠的威胁目光剜了他一眼。

????炽白扭头对着融雪凝委屈道:“我说,姨,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是被逼的。我也不想弄成这个样子。”

????融雪凝表情渐渐冷静,目光异常理智的看着炽白:“现在,你到底想怎样?”

????炽白顿时语气高了三分:“我要上诉,我要打官司,要公平,要正义,要,”炽白顶着融雪凝压迫性的目光,最终挥着拳头,喊道:“要大社会秩序正义!”

????融雪凝颇有深意的看了看炽白:“打官司?这就是你准备的谈判方式?”

????炽白点头:“对,我要维护我的合法权利。”

????融雪凝:“现在你停火。”

????炽白无奈:“融姨,我做不到了,我控制不了局势了。”

????融雪凝:“崤山要塞的情况如何?”

????炽白:“各位叔叔伯伯长辈们都很好,我好吃好喝供着,他们都夸我好孩子。答应为我辩护。”

????融雪凝脸上抽了抽,继续问道:“核武仓库呢?”

????炽白一脸“诧异”:“嗯?核武,什么核武?我不知道啊,有那玩意我怎么,嗯,你是说钧禹城有核武?”炽白用上了发现新大陆一样的语气。

????融雪凝:“呵,呵。”(融雪凝表情的意思:“你继续演。”)

????……

????几十分钟扯皮后,炽白?着脸说道:“姨,你睡得还好吧,您的保养是我最佩服的,但是我这几天遇到了几位医牧师,里面有个叫做贯子露的,她美容做得很好。六十多岁看起来,像我妹妹。”

????被炽白拉家常拉的受不了的融雪凝:“好吧,时间到了,你准备好资料上诉吧。”

????融雪凝挂断了通讯后。炽白恭敬的脸上,立刻变得吊儿郎当起来,与刚刚判若两人,突然意识到周围别人的目光,炽白立刻恢复了正经,轻轻咳嗽了两声,把自己的语调调回中正平和,随后指着融紫卡说道:“打官司的事情交给你了。对面给我按什么罪状,都准备好材料,反驳回去。会不?”

????融紫卡愣了愣:“大人?”

????炽白:“叫我军长即可,未来给你的安排是军职。”

????融紫卡听到了这个消息,眼睛中闪过暗喜。随后注意力回到炽白交代给他的任务上,遂小心询问:“你说这个官司?”

????【融紫卡很聪明的意识到,整个任务其实是自己的投名状,现在该如何和融氏之间划出一条分界线】

????炽白指点:“嗯,现在我们和千川上层还没有共识基础,我们要继续推动社会秩序的进步,而他们不会妥协,现在谈判桌上说什么都是浪费时间,所以不要太在意谈判,也不要把他们的话太当一回事。反正我们是不能在原则上有任何松口。

????这种情况下,扯皮,扯皮,上诉,上诉,再上诉,喊冤,喊冤,再喊冤,所有对我们不利的都要否认。反正他们在军事打倒我们之前,是绝不会下判决书的,我教你三句真言。”

????说话间,炽白踱步到大厅中刚刚投影播放的平台上。

????炽白环视周围,竖起第一根手指,用一股理直气壮的语气:“第一句,我们没干!”

????随后竖起第二根手指,倒打一耙:“第二句,你拿证据!”

????最后竖起第三根手指:“最后来一句,再逼,我就不想活了!(有了核弹,有了军队,这句话就是恐吓)”

????数十位整齐站立的青年军官原本严肃的表情,看到炽白如此熟练的撒泼教程传授,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很精彩。

????炽白比他们想象的要,要,平易近人。

????而这看似胡搅蛮缠,若是仔细想想,这要比写绝情绝义断绝关系书更让融紫卡等人好上手,毕竟人孰能无情。

????……

????千川高层虚拟会议。

????当融雪凝结束通讯后,她在大厅中央缓缓转身,等待元老们的发话。

????很显然,刚刚那场她和炽白“私下对话”,一直都是被千川高层操作。融雪凝本身就是一个提线木偶。

????而在炽白面前保持着长辈般强势的融雪凝,此时却一句话不敢多说。会议大厅中融政对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退下了。融雪凝立刻匆忙的退下了。

????此时会场上,一位位元老看融政这样,欲言又止。

????此时大厅中诸多元老,看着回放视频中那个老实的孩子,出现了一种不真实的错觉,所有人都心里疑问:“那个看起来被吓坏了的孩子,这真的是炽白?”

????然而他们在确认资料后,确定的确是炽白。

????然而几分钟后,坐在各自基地全息舱的他们从一旁秘书递交的情报中确定了另一个消息,那就是炽白身边的那些卫士们是几个月前融氏派过去的嫡系。

????故会议上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元老们若有所思地看着融政,显然思考汉水集团在这场北方大叛变中,扮演啥角色?

????在高层元老眼中,这年头,谁都不可信。

????一个月前,翠屿集团的赵家人还跑到月陨地区参与了疫病事件,现在南边汉水集团融氏弟子,跑到北边掀掀桌子,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是的,关系到重大利益分割时,偶尔干一些不要脸的事情,又能怎么滴!

????……

????融政无视了最高席位上白业总长,以及其他两位元老那浓厚怀疑的目光,依旧继续重放刚刚的画面。他仔细地看着炽白,以及炽白身旁的那些年轻人。

????这些(融紫卡等人)都是融政挑选的年轻人,现在都站在了炽白这一边。

????融政盯着屏幕上“惴惴不安”的炽白,低沉道:“了不起,了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